“拉尔森。”

    “怎么了?”

    “那个女海军醒了。”

    “是么,我知道了。”

    白胡子看着拉尔森走进船舱的背影,咧嘴笑道:“这个家伙,估计早就已经安奈不住了。”

    “啊?”

    一旁的马尔科听的是一头雾水。

    “按耐不住?”

    白胡子笑而不语,普朗克笑道:“大人的事你小孩少打听。”

    “切。”

    马尔科一脸不服:“不就是比我大几岁吗,神气什么,等再过两年本大爷也是大人了。”

    过了一会,马尔科眼睛转了一圈,然后蹑手蹑脚地走向船舱。

    普朗克眼一瞪:“要是被拉尔森知道你偷听,那你可就惨了。”

    虽然这样说,但他也非常诚实的走了过来。

    马尔科并没有在乎普朗克的话,此时他心里在想,拉尔森现在不知道在船舱里干什么呢,他要是偷偷抓住拉尔森的小辫子,以后这家伙就再也不敢欺负自己了。

    远处白胡子看着这一大一小偷听的一幕,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装作不经意的站起来朝两人走去,边走边嘀咕:“你们两个小鬼给我往后面靠一靠。”

    马尔科:“......”

    普朗克:“......”

    八卦,人之常情罢了。

    ......

    昏暗的船舱中,一身海军军装的祗园被绳索束缚的动弹不得,她才刚醒来不久,通过观察她发现自己所处在一艘船的船舱中,她知道自己应该是被海贼抓来的,

    她未昏迷前的最后一刻,思绪还停留在跟谁侍卫去取天上金,然而就在她刚要拿起那装有天上金的箱子时,突然被就被一个人击昏,等醒来之后她就在这里了。

    这时,她听见头上传来脚步声,接着她看见一个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男人穿着一件长裤,赤裸着上身,古铜色的皮肤上布满了伤疤,因为她此时爬在地上,所以并不能看见男人的容貌。

    “醒了?”

    那个男人走到她面前,让她忍受不了的是那个男人说话的时候竟然还用脚踢了踢她,就好像在确认她死没死一样!

    “放开我!”

    她开始愤怒的扭动着身子,想要挣开身上的束缚,但身上的绳索将她捆的紧紧的,她越用力绳索反而捆的越紧。

    “别那么激动。”

    拉尔森看着剧烈挣扎的祗园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搬来一把凳子坐在祗园的面前,然后顺手拿起一旁的金毘罗。

    这是祗园的佩剑,看着手中的名刀,拉尔森忍不住赞叹道:“好刀。”

    他只是一眼就能看出这把刀属于无上大快刀十二工,无上大快刀在这个世界上一共仅存在十二把,每一把都是无与伦比的好刀,他没想到今天竟然被他给捡到了一个。

    他爱不释手的把玩着金毘罗,完全把祗园晾在了一旁。

    祗园咬牙看着面前的男人,因为拉尔森坐在凳子上的缘故,所以她此时已经看清了面前这个绑走她的男人的面容。

    她刚要开口怒骂,表情却突然僵住了,她一脸不敢相信地看着拉尔森的脸,嘴颤微微颤抖,口中吐出两个字:“爸爸......”

    这一刹那,就听外面哐啷一声,好像有什么人摔倒了一样。

    拉尔森摸刀的动作顿住了,他叹了口气,终于抬起头看着祗园,无奈道:“就算你叫我爸爸我也不能放了你。”

    他实在没想到现在海军竟然已经如此腐败,为了求饶竟然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竟然就连管自己敌人叫爸爸这种话也说得出口。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祗园听到他的话非但没有停止,反而愈演愈烈,她激动的看着拉尔森:“爸爸你怎么会在这里,当初你为什么要抛下我,祗园这么多年一直在找你,你离开是为了当海贼吗.......”

    听着祗园喋喋不休的话语,拉尔森表情越来越奇怪,脸上大致的意思是:‘她到底在说啥?’

    白胡子、普朗克、马尔科露出一个脑袋,此时的他们就好像发现了新大陆,马尔科兴奋的捏起拳头,他没想到今天竟然发现了这么一个惊天大秘密。

    ‘拉尔森啊拉尔森,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

    白胡子看着船舱中的一幕皱着眉头,这个女海军是拉尔森的女儿?那按照辈分就是自己的侄女,这初次见面的应该准备一些什么礼物好呢?

    .......

    船舱中,拉尔森等了很久,终于等到祗园不说话了,他这时才道:“我想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什么父亲,我也从来没有什么女儿。”

    笑话,他特么穿越到现在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怎么可能突然之间多出一个这么大的女儿,而且还是海军中的桃兔,这种事情无论怎么看都不可能的好吧。

    祗园的眼神有些黯淡,她缓缓低下了头:“是么,爸爸不想要我么。”

    她此时的神情,好像一直被遗弃的小猫咪,可怜极了。

    拉尔森瞪大了眼睛,你摆出这样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怎么搞得他好像真的是个不负责任的男人一样。

    他忍不住感叹,现在海军的演技都已经这么好了吗,祗园刚才说的那些话,配上她此时的神态,要不是他清楚自己这么多年绝对一个女人没碰过,他都差点相信自己有这么一个女儿了。

    ‘算了算了,这个女人已经神志不清了,等海军来了之后拿她跟海军做一下交换就早点把她送回去算了。’

    拉尔森站起来,全然没有一点想要在和祗园交流的打算。

    他转身朝外面走去,祗园也只是跪在地上看着他的背影,一言不发。

    拉尔森来到船舱外,他瞥了一眼太师椅下正在喝酒晒太阳装作无事发生的白胡子,又看向远处甲板上装作钓鱼的马尔科,然后又在拿着望远镜探查的普朗克身上扫了一眼。

    他当然知道刚才这三个家伙在外面偷听他跟祗园说话,他淡定的走到白胡子身边,随意的拿起一桶酒道:“这些海军的演技真不错呀。”

    白胡子终于忍不住了,他凑上来悄咪咪的问道:“拉尔森,这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

    拉尔森的头上挂满黑线:“滚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