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作快点马尔科,你没看见天都要黑了吗?”

    “你就知道说风凉话,这么多东西也没看见你帮我一起搬。”

    “要跟你说多少次,这是对你的历练。”

    拉尔森三人买完了日常所需的用品,正准备回到船上,远远地,他们看见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倒在地上。

    “那是......”

    拉尔森瞳孔收缩:“普朗克!”

    “快过去看看。”

    三人急忙跑了过去。

    他们来到普朗克身边,拉尔森脸色铁青的说道:“怎么回事,他怎么伤成这个样子?”

    白胡子赶忙道:“先去找医生。”

    “别急。”

    拉尔森说道:“马尔科,你来看看他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白胡子着急忘记了,马尔科如今可还兼职着他们白胡子海贼团的船医。

    马尔科连忙放下手上的东西蹲在普朗克的身边,一番忙碌之下他松了口气。

    看到他的表情,拉尔森就知道普朗克应该是没有什么大问题,但他还是问道:

    “他怎么样,有没有生命危险?”

    “骨头断了几根,但没有生命危险。”

    拉尔森和白胡子都松了口气,

    马尔科道:“不过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他伤的还是很重,得赶紧给他医治。”

    拉尔森急忙道:“先把他抬到船上,老白,你把东西搬上去。”

    拉尔森把普朗克背在身后,他刚站起来,突然发觉白胡子脸色铁青的站在原地,从他攥紧的拳头中可以看出,他此时非常生气。

    拉尔森拍了拍白胡子的肩膀:“有什么事等普朗克醒了再说。”

    “恩。”

    白胡子面无表情的走在前面。

    回到船上,把普朗克放到床上,马尔科又是一顿忙活,终于,在他的不懈努力之下普朗克终于醒了过来。

    “咳咳。”

    普朗克睁开眼睛,看着熟悉的棚顶,语气虚弱道:“我这是在哪?”

    “普朗克!”

    马尔科的小脑袋突然探出来,占满了普朗克的整个视线。

    “普朗克,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是马尔科啊......”

    普朗克的脸上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你们回来了啊!”

    这时拉尔森和白胡子走了过来,马尔科自觉把位置让了出来。

    “老爹......拉尔森大人......”

    拉尔森走了过来,轻声道:“告诉我们,是谁把你打伤成这个样子的?”

    普朗克的目光看向白胡子,他一抿嘴唇,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呜呜呜,老爹。拉尔森、马尔科,见到你们真好,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呢........呜呜呜呜.......”

    “好了好了。”

    拉尔森柔和道:“我们大伙都在呢,告诉我们是谁伤的你,我们这就替你报仇。”

    马尔科愤怒地揉着拳头:“敢把你打成这个样子,我一定要让他好看!”

    “呜呜呜,大家.......呜呜......”

    他不顾形象的大哭,就好像要把这辈子的眼泪都流干一样。

    白胡子脸色铁青的站在一旁,拉尔森很害怕他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过了一会,普朗克的哭声渐渐停止,情绪慢慢的平复。

    他抽了抽鼻子,将从拉尔森他们走之后发生的事全都讲了出来。

    其中也包括遇到那些个假冒白胡子海贼团的人。

    “那个长着牛角的人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但是他管那个胖子叫奎因,那个会飞的叫烬,他们两个都管那个人叫老大。”

    奎因?烬?、

    拉尔森听到这两个熟悉的名字顿时一愣。

    这不就是凯多的三灾吗?

    还有那个长着牛角的男人,不会就是凯多吧?

    恐怕就是他们,因为天底下没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拉尔森冷笑地站起来,凯多的胆子真是不小啊,把主要都打到他们白胡子海贼团的头上了。

    虽然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凯多并不知道普朗克是白胡子海贼团的人,但普朗克吃了这么大的亏,这份仇,他们却不得不报。

    白胡子皱着眉头,奎因和烬这两个名字他一个也没听说过,这时他注意到拉尔森脸上的冷笑,顿时意识到拉尔森很有可能知道打伤普朗克的人是谁,于是问道:“拉尔森,你知道他们是谁吗?”

    拉尔森点点头:“我当然认得,而且这个人老白你也认得。”

    “我也认得?”

    白胡子一听更困惑了:“是谁。”

    “凯多。”

    拉尔森淡淡的说道。

    “凯多?”

    这个名字让白胡子感觉很熟悉,好像在哪听说过。

    他皱着眉头想了一阵,但还是没想起来。

    拉尔森继续道:“他和你一样,曾经都是洛克斯海贼团的船员,但他应该只是见习船员。“

    白胡子皱着眉头,洛克斯海贼团有这么一号人?

    他还真没怎么关注。

    这并不是说白胡子记性不好,而是因为洛克斯海贼团的船员那么多,白胡子不可能去注意一个见习船员。

    但没关系,虽然之前不记得,但白胡子现在彻底记住这个名字了。

    “凯多,凯多.....”

    白胡子反复念叨着凯多的名字,他的拳头渐渐攥紧,怒气在此时爆发,刹那间流露出气势压得马尔科和普朗克喘不过气来:“我要杀了他们!!!”

    马尔科一脸震惊,因为他看见随着白胡子的爆发,房梁竟然出现一道道裂痕,而且整艘船竟然都开始跟着颤动。

    突然,一只手搭在白胡子的肩膀上,犹如按了开关一样,白胡子流露出的气势一瞬间陡然消散于无形。

    拉尔森拍了拍白胡子的肩膀:“冷静些。”

    白胡子闭上眼睛,等再次睁开时他的表情突然变得非常平静,

    但拉尔森知道,此时的白胡子已经彻底震怒了。

    现在的白胡子,就好似一座随时有可能喷发的火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